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商标查询 >
中庚基金股权变动背后的三大未解之谜
发布日期:2022-04-25 12:4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近日,中庚基金股权发生变动,笔者梳理资料发现,当中仍有不少疑云,其中最明显有三大未解之谜。

  据公开信息显示,中庚基金工商注册日期为2015年11月,获批设立时间为2018年,在“个人系”基金公司中位居前列。

  梳理股权结构时发现,中庚基金在成立之初股权非常分散,彼时,公司第一大股东孟辉出资5200万元,仅占股份比例26%;中庚地产、大连汇盛各出资5000万,各占股份25%;大股东与二股东之间只差1%。随后第四大股东是闫炘,出资2000万,占股10%。

  在个人系基金公司中,中庚基金是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最低的基金公司之一。对比其他“个人系”基金公司,例如睿远、恒越、博道、鹏扬、凯石等,均以业内骨干人才形成管理团队,并主要持股。然而,奇怪的是,在中庚基金的股东中,早期有证券基金从业相关经验的似乎只有孟辉和闫炘两人。

  上述分析可以看出,在中庚基金的股权结构中,除去证券基金业的骨干人才外的外部法人机构,在成立之初也占据了绝对的持股权。

  而中庚基金经过几年的发展,其规模正快速成长,据wind数据显示,截止至今年一季度,中庚基金管理的基金数为5只,管理规模达到257.97亿元,旗下的产品业绩也居全行业前列。在此背景下,该公司的股权价值也将水涨船高。面对赚钱效应如此强烈的中庚基金,大连汇盛居然转让了该公司25%的股权,主动放弃了中庚基金第二股东的身份,不禁令人讶异。

  据公开信息显示,大连汇盛投资有限公司是一家大型综合性投资公司。在房地产开发业、金属精密铸造业、生物工程业、教育发展业取得了骄人的成绩。

  这样一家投资公司却是“危机重重”。天眼查显示,该公司的“自身风险”就高达353条,“历史风险”达125条,还被屡次列为被执行人,还被最高人民法院公示为失信公司、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。同时还包括以及数量惊人的各类借贷纠纷。

  其中,大连汇盛与厦门一家商业保理公司的4000万借款纠纷,导致它持有的中庚基金股权被厦门中院执行,曾于阿里拍卖平台进行拍卖。原计划拍卖时间为2022年1月19日10时至2022年1月20日10时。

  不过后来这次拍卖撤回,并没有如期进行。而阿里平台显示的信息是“当事人达成了执行和解协议,不需要拍卖财产。”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?为何在拍卖时间两月后中庚基金管理团队受让了这笔股权?

  此次股权转让中,核心投资经理丘栋荣获得受让4.99%的权利,另一个投资骨干曹庆受让了2.52%,这是中庚基金 “投资”系统力量的体现。

  丘栋荣的简历显示,2010年9月,丘栋荣加入入汇丰晋信基金,历任股票行业研究员、高级研究员。2014年起至4月28日担任汇丰晋信双核策略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,汇丰晋信大盘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。

  他在汇丰晋信任职期间管理的汇丰晋信大盘、汇丰晋信双核两只基金,其业绩颇为优秀。资料显示,2014年11月26日开始管理汇丰晋信双核基金,至2018年4月28日卸任,3年半的时间内任职汇报达到111.86%;2014年9月16日开始管理的汇丰晋信大盘基金任职汇报达到了200.75%。

  在丘栋荣任职期间,这两只基金的规模也一度持续攀升。当时,在丘栋荣离职前夕,汇丰晋信双核的总规模为77亿元,汇丰晋信大盘的总规模为59亿元,丘栋荣管理的两只基金总规模达到136亿元,而目前汇丰晋信基金公司管理的公募资产总规模为262.9亿元。也就是说,丘栋荣一人管理的基金规模就达到了汇丰晋信的一半。

  上述分析可以得出,作为“顶流”的丘栋荣当时在汇丰晋信已是如日中天。为何要在那个时间点上跳槽到一家刚刚获批的“个人系”基金公司?笔者找到彼时丘栋荣离职的公告,其中显示,丘栋荣是因个人原因离任,若当时丘栋荣单单为了更好的发展,又为何要选择一家刚起步不久的基金公司?又为何在丘栋荣加盟中庚基金第4个年头获得股权?其背后原因值得玩味。花小猪打车优惠券在哪里领?打车优惠券天天免费

  • 专业生产小松挖掘机、小松装载机、小松矿用车等工程机械